景顺长城掌门离任总经理再成“备胎” 狂发产品靠固收拼规模

Photo by Steve Johnson on Unsplash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艾茉/研究员 苏果 洪力/编审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海内外股市皆遭遇了大幅震荡。如何在疫情防控与经济复苏两个方面找到平衡点,仍是各国目前亟须面对的巨大挑战。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股市下行对于公募基金而言,也挑战重重。如何在动荡环境下坚守阵地考验着每一位基金管理人。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股市动荡的情形下,景顺长城这家老牌公募公司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其原女掌门丁益早在今年1月份就因退休离任董事长职位,目前公司新董事长尚未确定,暂由总经理康乐代任,这也是康乐第二次代任董事长一职,其或成基金业好“备胎”。

 

一、女掌门丁益功成身退,股市风暴下群龙无首的景顺长城何去何从?

今年1月22日,景顺长城公告称,公司董事长丁益因退休离任,董事长职位将由总经理康乐代任。值得注意的是,丁益在2018年11月12日才任职景顺长城董事长职位,从上任到离任,这位女掌门在职时间仅有一年零两个月。

虽然任期时间较短,但女掌门丁益的“战绩”却是相当不错。2019年,是丁益担任景顺长城董事长的唯一完整年度。在这一年里,景顺长城的总管理规模由2018年底的1,440.62亿元增长至2,334.50亿元,涨幅高达六成,为丁益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不过,景顺长城去年规模大涨固然有丁益的功劳,但也离不开2019年大行情整体向好的助攻。

无论如何,在丁益离任后,恰逢市场行情转换,受国内外疫情走势影响,今年以来海外股市频频熔断,A股市场也不断震荡。

换句话说,丁益赶上了好时机,在股市结构性行情下,带领景顺长城规模更上一层楼,又恰好在股市大跌前夕离任。这于丁益而言可以说是“功成身退”了,但景顺长城仍要面对接下来的“股市风暴”。

目前,景顺长城似乎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丁益离任至今已近5个月,但新任掌门人还未确认,由总经理康乐代任董事长职位。

资料显示,康乐曾担任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研究员、组合管理部投资经理、国际业务部投资经理;香港景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市场销售部经理、香港景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销售交易部担任副总经理。2011年7月,康乐加入景顺长城基金。

其实,此次并非康乐首次代任景顺长城董事长职位,在2018年11月丁益上任前,景顺长城也有大约2个月时间处于“群龙无首”状态,而当时就是康乐在代任董事长。在代任结束后,康乐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在此之前,景顺长城历史上还曾有过3任董事长。其中,2003年8月28日至2009年12月31日期间,徐英担任景顺长城董事长;2010年5月7日至2016年7月1日期间,赵如冰担任景顺长城董事长;2016年7月1日至2018年9月14日期间,杨光裕担任景顺长城董事长。

 

二、年内3基金亏损超10%,副总经理黎海威管理基金上榜

今年以来,A股市场剧烈震荡,各大主流指数表现不一,整体上呈现结构性行情,重仓医药股、科技股的基金表现较为突出,但受银行和地产板块走势疲弱影响,相关基金业绩表现普遍较差。

据数据统计,截至6月15日,景顺长城基金就有3只权益基金年内亏损超过10%,包含2只被动指数基金和1只主动管理基金,分别是景顺长城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指数C、景顺长城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指数A、景顺长城量化港股通股票。

景顺长城量化港股通股票由景顺长城副总经理黎海威管理,这只基金于2019年6月成立,黎海威管理至今约1年时间,任职回报-8.85%。截至6月15日,景顺长城量化港股通股票单位净值仅有0.9115元。从净值走势来看,景顺长城量化港股通股票年内净值下跌主要集中在3月上旬及中旬,净值最大回撤出现在3月19日,当时其单位净值仅余0.8149元。

一季报显示,景顺长城量化港股通股票的投资组合主要以基本面量化选股为主,风格上维持价值和成长之间的平衡。作为港股通产品,景顺长城量化港股通股票的重仓股集中在港股中的银行、保险、通信等行业。

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腾讯控股、建设银行、汇丰控股、友邦保险、中国移动、中国人寿、邮储银行、金沙中国、交通银行、中信股份。该基金3月份的净值大跌正是受重仓股中的科技行业大跌影响导致。再加上今年内银行、保险等金融行业还未企稳,也更加重了该基金业绩下跌。

黎海威曾担任美国穆迪KMV公司研究员,美国贝莱德集团(原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主动股票部副总裁,香港海通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海通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量化总监。2012年8月加入景顺长城,担任量化及ETF投资部投资总监,现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兼量化及指数投资部总监兼量化及指数投资部基金经理。

另外2只被动指数基金都是徐喻军和曾理两人管理,徐喻军是量化及指数投资部总监助理。景顺长城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指数C、景顺长城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指数A的跟踪标的是中证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动人民币指数,投资标的指数成份股、备选成份股的资产不得低于基金资产净值的90%。

一季报显示,这2只基金投资于股票的资产占净值比例超过90%,不过具体持股较为分散,前十持股占比仅在20%左右,其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中国神华、信义玻璃、万科企业、浙江沪杭甬、交通银行、农业银行、中国太保、深圳国际、华润置地、中国交通建设。

这2只基金在2019年9月成立,自成立后一直由徐喻军和曾理管理,两人任职280多天里却是负回报。截至6月15日,景顺长城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指数C、景顺长城沪港深红利成长低波指数A双双累计亏损超8%,累计单位净值分别余0.9138元、0.9155元。

资料显示,徐喻军曾任职于安信证券,担任风险管理部风险管理专员。2012年3月加入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量化及ETF投资部ETF专员职务,现担任量化及指数投资部总监助理兼基金经理。曾理曾任职于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信息安全部产品策略岗位。2014年8月加入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量化及ETF投资部量化程序员、量化及指数投资部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

 

三、2019年至今狂发30只新产品,规模增长过多倚重固收产品

尽管旗下基金年内业绩欠佳,景顺长城却没有停止开拓步伐。

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景顺长城新成立基金共计30只。其中,2019年成立18只,今年以来已发行成立12只。

在2019年结构性行情助力下,再加上不断发行新基金,景顺长城的管理规模终于在2019年迎来曙光,首次突破2,000亿元。虽然仍无法与易方达基金、博时基金、南方基金等头部公司相提并论,但对于景顺长城本身而言已是重大突破。

成立于2003年的景顺长城基金,在2018年以前规模几乎一直徘徊在千亿元之下,仅在2007年下半年登上过千亿元行列。但仅仅是昙花一现,后来,即便是2015年牛市与2017年蓝筹行情时期,该公司规模也未再登上千亿元行列。

尽管近2年景顺长城规模爆发式增长,2018年站上千亿元行列,2019年又在狂发新品刺激下规模突破2,000亿元。然而,随着规模增长,该公司资产占比不均衡问题愈发突出。整体看来,景顺长城规模增长更多地倚重固收产品,尤其是货币型基金。

通过对比2017年末与2019年末数据不难发现,景顺长城总规模由717.79亿元增长至2,334.50亿元,合计增长了1,616.71亿元。其中,货币型基金规模由168.22亿元增长至1,194.10亿元,债券型基金规模由107.95亿元增长至257.71亿元,固收类产品的扩张为总规模增长贡献率超过七成;而股票型基金规模由167.28亿元增长至224.36亿元,混合型基金规模由272.85亿元增长至656.71亿元,权益基金的增长仅为总规模增长贡献了不足三成。

那么,景顺长城旗下新成立的基金业绩如何呢?

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成立的18只基金中,有13只基金涨幅均低于5%;其中4只基金今年内业绩亏损,而上文提到的3只年内亏损超过10%的基金都是2019年成立。

值得关注的是,受近期债券市场震荡回调影响,景顺长城基金旗下2019年成立的7只债券型基金业绩的表现也一般,其中6只债基累计收益率低于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