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洪通股份:客户成立次年交易达3800万元 与供应商关系匪浅独立性存疑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资本研究员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研究员

在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的库尔勒市,因盛产驰名中外的库尔勒香梨,又被称为“梨城”,而天然气运营商新疆洪通燃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通股份”)便坐落于此地。2019年,环保政策下的“煤改气”工程减少,国内天然气表观消费量为3,067亿立方米,增量较2017年、2018年明显回落。未来,洪通股份将面临如何的挑战?

而观其背后,洪通股份或存在诸多问题待解。一方面,大客户成立次年便成为洪通股份第一大客户,并为洪通股份“贡献”收入3800万元,且该客户系洪通股份昔日子公司负责人的控股公司,双方的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另一方面,洪通股份与“供应商兼客户”,或“关系匪浅”独立性存疑。与此同时,洪通股份子公司与其员工持股公司共用邮箱,或经营混淆。此外,洪通股份社保缴纳人数比官方数据少近四百人,涉嫌美化报表。

 

一、大客户系子公司昔日负责人的控股公司,成立次年交易额高达3800万元

自2000年1月13日,洪通股份成立至今已逾20年,其公司目前的经营业务全部在新疆地区,主要集中于新疆巴州地区、哈密地区、乌鲁木齐昌吉地区等。

近年来,霍尔果斯汇龙国际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龙能源”)均入围洪通股份前五大客户,而洪通股份与该客户的“关系”,值得关注。

据签署日期为2020年10月1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新源县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源洪通”)是洪通股份的控股子公司。洪通股份持有新源洪通51%股权,新源洪通其余股权则是由刘慧玲持股20.98%、张玉金持股9.18%、秦翠兰持股9.18%、刘开峰持股5.43%、周福滨持股4.23%。

且招股书显示,洪通股份通过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收购新源洪通51%股权。为了开拓新疆伊犁市场,2015年3月24日,洪通股份与新疆亿正通石油燃料有限公司(新源洪通的曾用名)股东达成协议,拟收购其51%的股份。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5年3月24日,新源洪通的负责人由刘慧玲变更为周福滨。仅过几个月,周福滨便不再担任新源洪通的负责人。2015年9月7日,新源洪通的负责人由周福滨变更为高宪司。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2019年5月23日,洪通股份曾向证监会报送签署日期为2019年5月2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19年5月招股书”);2020年10月12日,洪通股份更新了签署日期为2020年10月12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

据招股书及2019年5月招股书,2016-2019年,汇龙能源分别是洪通股份第一、第一、第四、第五大客户。同期,洪通股份对汇龙能源的销售额分别为3,840.32万元、5,189.92万元、2,189.89万元、2,079.56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8.67%、9.29%、2.87%、2.33%。

据招股书,汇龙能源于2015年3月4日成立,周福滨持有汇龙能源70%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汇龙能源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2人、3人、4人、7人。

2019年,在外购压缩天然气(Compressed Natural Gas,以下简称“CNG”)中,洪通股份向汇龙能源的采购金额为219.19万元,占当期外购CNG金额的比例为41.04%。

也就是说,2015年3月4日,由周福滨持股70%的汇龙能源成立,其成立次年便成为洪通股份的大客户,且交易额上千万元。20天后,洪通股份成为新源洪通的控股股东,周福滨成为新源洪通的负责人。而仅几个月后,周福滨“匆匆”离任,不再担任新源洪通的负责人。汇龙能源不仅是洪通股份的客户,也是洪通股份的供应商。大客户成立时间是否过于“巧合”?洪通股份与汇龙能源之间的交易真实性存疑。

 

二、与供应商兼客户关系或“不一般”,业务独立性存疑

问题远未结束,哈密锦泰亿正通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密锦泰”)与新疆锦泰亿正通化工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锦泰”)既是洪通股份的供应商,也是洪通股份的客户,洪通股份与该两家公司关系或“匪浅”。

2019年4月16日,新疆锦泰将其持有哈密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密洪通”)的40%股权转让给洪通股份。转让完成后,哈密洪通成为洪通股份的全资子公司。

据招股书,新疆锦泰与哈密锦泰受同一方实施重大影响。新疆锦泰股权结构中,刘洁持有75%股权、高妹妹持有25%股权。而哈密锦泰股权结构中,何文波持有50%股权、高方良持有50%股权。

2017-2019年,哈密锦泰是洪通股份第五大、第二大、第二大供应商。同期,洪通股份向哈密锦泰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04.3万元、5,616.51万元、7,565.4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比重分别为1.08%、12.12%、12.88%。

2017-2019年,洪通股份对哈密锦泰销售液化天然气(Liquefied Natural Gas,以下简称“LNG”)的金额分别为104.95万元、108.92万元、18.03万元。

与此同时,与哈密锦泰受同一方实施重大影响的新疆锦泰,也是洪通股份的客户及供应商。

2017-2018年,洪通股份对新疆锦泰销售LNG的金额分别为120.18万元、70.45万元。同期,洪通股份向新疆锦泰采购LNG的金额分别为339.41万元、74.38万元。

而哈密锦泰股东何文波曾持有新疆锦泰股权,也曾持有洪通股份另一子公司的股份。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何文波曾是新疆锦泰的股东及负责人。2018年8月10日,何文波退出新疆锦泰。

据公开信息,何心庆、乔丽娟曾是新疆锦泰的股东。何文波、乔丽娟曾是洪通股份的控股子公司新源洪通的股东。

此外,招股书显示,霍尔果斯洪通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霍尔果斯投资”)持有洪通股份9.06%的股份,系洪通股份员工持股平台,而何心庆持有霍尔果斯投资7.36%的股份。何心庆曾系哈密洪通副总经理。

据招股书,新疆亿正通石油燃料有限公司是新源洪通的历史曾用名,而该曾用名与新疆锦泰、哈密锦泰存在相似度。

也就是说,2017-2019年,作为洪通股份的供应商及客户,哈密锦泰与新疆锦泰均受同一方实施重大影响。而新疆锦泰曾是洪通股份子公司哈密洪通的股东,哈密锦泰股东何文波曾持有洪通股份另一子公司新源洪通的股权,而何文波也曾是新疆锦泰的股东及负责人。此外,现持员工持股平台7.36%股权、曾担任子公司副总经理的何心庆也曾是新疆锦泰的股东。由此,哈密锦泰、新疆锦泰与洪通股份之间的关系或“不一般”,洪通股份业务独立性或存缺失。

 

三、子公司与员工持股公司共用邮箱,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不仅业务独立性存疑,洪通股份的一家全资子公司,与其员工持股公司的电子邮箱一致,该子公司或经营混淆。

据招股书,新疆和静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静洪通”)是洪通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杨国荣为和静洪通法人及总经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和静洪通2018-2019年年报均显示,和静洪通的企业电子邮箱为64427665@qq.com。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年报均显示,和静县洪鑫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鑫运输”)的企业电子邮箱为64427665@qq.com,且由杨国荣100%控制。

由上述情形表明,2018-2019年双方的电子邮箱一致,洪通股份子公司和静洪通或与员工控制的企业共用一个电子邮箱,子公司独立性或存缺失。而其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缺口近400人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四、社保缴纳人数比官方数据少近400人,涉嫌美化报表

需要指出的是,洪通股份社保缴纳人数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对不上”,令人费解。

据招股书,洪通股份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分别为新疆尉犁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尉犁洪通”)、新疆和硕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硕洪通”)、新疆巴州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州洪通”)、和静洪通、巴州若羌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若羌洪通”)、巴州轮台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轮台洪通”)、巴州且末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且末洪通”)、新疆洪通燃气集团乌鲁木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市洪通”)、哈密洪通、伊犁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犁洪通”)、新源洪通、吐鲁番洪通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吐鲁番洪通”)、哈密洪通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通能源”)、新疆交投洪通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投洪通”),共计14家。

据招股书,2019年,由于交投洪通新设,因此洪通股份合并报表范围增加;此外,2019年,巴州洪通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州能源”)新设,因而洪通股份合并报表范围增加。其中,巴州能源系洪通股份控股子公司巴州洪通的全资子公司,而巴州能源并未在洪通股份合并财务报表的范围列表内。

据招股书,2019年,洪通股份(包含控股子公司)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650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649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650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648人,无生育保险缴纳人数。

对于生育保险,洪通股份称,自2019年11月起,公司当地生育保险和医疗保险合并,两项保险合并后用人单位缴纳医疗保险费率,按照用人单位参加职工生育保险和医疗保险的缴费比例之和确定新的医疗保险费率。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洪通股份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71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69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71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69人。

2019年,尉犁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36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36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36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36人。

2019年,和硕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653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653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653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653人。

2019年,巴州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04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104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04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104人。

2019年,和静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76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76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76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76人。

2019年,若羌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5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15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5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15人。

2019年,轮台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32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32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32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32人。

2019年,且末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

2019年,乌市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8人。

2019年,哈密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9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19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9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19人。

2019年,伊犁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1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1人。

2019年,新源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0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10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0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10人。

2019年,吐鲁番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0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0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0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0人。

2019年,洪通能源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5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5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5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5人。

2019年,交投洪通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1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为11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1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11人。

即通过计算得出,2019年,洪通股份及上述14家子公司的养老保险缴纳人数合计为1,049人、医疗保险缴纳人数合计为1,047人、工伤保险缴纳人数合计为1,049人、失业保险缴纳人数合计为1,047人。

与市场监管管理局数据相比,2019年,招股书披露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缴纳人数分别少了399人、398人、399人、399人,涉嫌美化报表。

不仅与“供应商兼客户”或“潜藏”着关系,洪通股份社保缴纳人数还比官方数据少了近400人,或美化报表。此番上市,洪通股份能否“破局”?《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进一步研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