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微半导市占率不足0.4%落后于同行 股东与供应商“利益链”存交叠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含章/作者 巫恩 欢笙/风控

截至2021年12月24日,年内已有157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合计募资1,970亿元。纵览科创板公司三季报,以半导体、新能源为代表的新科技领域,呈现产销两旺拉动板块整体业绩的一面。在此背景下,作为半导体行业的一员,苏州东微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微半导”)于2021年12月21日获得资本市场的“入场券”,其科创板注册申请取得证监会批复。

而上市背后,东微半导报告期内毛利率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经营性净现金流两度“告负”,此外,其主要产品2019年全球市占率不足0.4%,落后于可比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关于东微半导实控人对外投资的情况,招股书或未详尽披露;且其员工社保缴纳人数与官方数据“对不上”,前述异象之下,东微半导的信披质量或遭拷问。

 

一、主要产品全球市占率不足0.4%落后于同行,经营性净现金流两度告负

财务数据体现了企业的经营状况,然而,报告期内,东微半导营收规模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垫底,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主要产品市占率2019年亦处于同行业可比公司队伍“末位”。

据东微半导于2021年11月12日签署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东微半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3亿元、1.96亿元、3.09亿元、3.21亿元;同期,东微半导的净利润分别为1,297.43万元、911.01万元、2,768.32万元、5,180.53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9-2020年,东微半导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8.22%、57.51%,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29.78%、203.87%。

而业绩上涨背后,报告期内,东微半导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

据招股书,东微半导的国内同行业可比企业分别为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微”)、吉林华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微电子”)、无锡新洁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洁能”)、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士兰微”)、扬州扬杰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杰科技”)。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东微半导的毛利率分别为26.38%、14.93%、17.85%、26.75%;同期,东微半导可比公司华润微、华微电子、新洁能、士兰微、扬杰科技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7.27%、22.67%、25.73%、31.64%。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东微半导的毛利率分别低于同行均值0.89%、7.74%、7.88%。

可见,东微半导的毛利率低于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且差值亦逐年增加。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东微半导实现大规模销售的主要产品为MOSFET产品。同时,东微半导已开发超级硅MOSFET及TGBT等产品,也已处于量产阶段。

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MOSFET产品的营业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100%、100%、99.93%。

不难看出,报告期内,东微半导的主营业务中,MOSFET产品收入占比逾99%,系东微半导主要的创收产品。

然而,2019年,在全球市场份额中,东微半导主要产品MOSFET功率器件的市占率“落后”于可比同行。

据招股书,2019年,在全球MOSFET功率器件市场份额中,华润微的市占率为3.09%,扬杰科技的市占率为1.8%,华微电子的市场率为1.58%,新洁能的市占率为1.31%,士兰微的市占率为0.42%,东微半导的市占率为0.34%。

由此可见,2019年,东微半导MOSFET功率器件的全球市占率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垫底。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东微半导两度“失血”。且2020年,其收现比降至不足1。

据招股书,2018-2020年,东微半导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1.85亿元、2.64亿元、2.46亿元。

即2018-2020年,东微半导的收现比分别为1.21、1.35、0.8。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东微半导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887.02万元、3,905.77万元、-3,748.57万元、3,265.13万元。

简言之,东微半导亮眼业绩背后,2018-2020年,东微半导经营性净现金流两度“告负”,且2020年收现比小于1。不仅如此,东微半导报告期内毛利率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主要产品2019年全球市占率也“落后”于同行,东微半导未来将如何提升其市场份额?

 

二、实控人对外持股企业“隐而未宣”,信披质量或遭“拷问”

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信息,是企业对投资者应尽的义务与责任。然而,关于东微半导实控人对外投资的情况,招股书或未详尽披露。

据招股书,自2020年11月起,龚轶担任东微半导董事长兼总经理。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12日,王鹏飞和龚轶直接或间接控制及通过一致行动安排合计共同控制了东微半导43.51%股份,系东微半导实际控制人。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12日,龚轶在苏州工业园区得数聚才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得数聚才”)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并对其持股21.85%。此外,龚轶还持有苏州工业园区高维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苏州高维”)12.5%的股权。

且苏州高维和得数聚才是东微半导部分核心员工的持股平台,分别持有东微半导4.43%、2.82%股份。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12日,东微半导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不存在与东微半导及其业务相关的对外投资。

而据公开信息,龚轶持股的企业还有苏州角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角度网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及公开信息,角度网络成立于2014年7月14日,法定代表人为顾海军,其经营范围为网络技术、计算机硬件技术的产品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等。角度网络的股东分别为龚轶、顾海军、王炜军。截至查询日2022年1月11日,龚轶持有角度网络20%的股权。

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11月12日,顾海军是得数聚才的有限合伙人,持股0.75%。

也就是说,东微半导实控人龚轶或为角度网络股东之一,对此,招股书并未披露,是否涉嫌选择性披露?或该“打上问号”。

 

三、第四大股东与供应商现同一参股股东,合作或存“熟人关系网”

此番上市,东微半导第四大股东与其2019年第五供应商,现“熟人关系网”。

据招股书,2019年,中芯集成电路制造(绍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芯绍兴”)为东微半导第五大供应商,东微半导对其采购的金额为151.2万元,占东微半导当期总采购金额的比例为0.8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21年6月30日,中芯绍兴进行名称变更,变更后为绍兴中芯集成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统称为“中芯绍兴”)。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中芯绍兴成立于2018年3月9日,法定代表人为赵奇,其经营范围为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制造、针测及测试、测试封装;先进晶圆级封装等。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1月11日,中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芯控股”)持有中芯绍兴19.57%的股权,且并无关于中芯控股退出中芯绍兴的变更记录。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中芯控股成立于2015年7月28日,中芯控股的法定代表人为高永岗,其经营范围为在国家允许外商投资的领域依法进行投资,受其所投资企业的书面委托,向其所提供服务等。

此外,截至查询日2022年1月11日,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芯国际”)持有中芯控股100%股权,且中芯控股投资人并未发生变更。

且据中芯国际2021年10月25日及11月24日披露的公告,中芯控股系中芯国际的子公司,业务性质为投资控股。

这意味着,自中芯绍兴成立起,中芯国际间接持股东微半导第五大供应商中芯绍兴。

而另一方面,中芯国际还参股东微半导的第四大股东。

据招股书,2017年3月20日,上海聚源聚芯集成电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聚源聚芯”)与苏州东微半导体有限公司(东微半导前身,以下简称“东微有限”)签署《苏州东微半导体有限公司投资协议》,约定由聚源聚芯向东微有限投资2,000万元,其中201.14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剩余投资款计入资本公积。

2017年11月16日,东微有限股东会经过股东会决议,同意将东微有限注册资本由4,224万元增加至4,425.14万元,新增注册资本由股东聚源聚芯以货币方式出资认缴,并就变更签署新的公司章程。

2017年11月20日,东微有限全体股东就上述变更签署了新的公司章程,2018年5月4日,东微有限在苏州工业园区工商局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

2018年5月,上述增资完成后,聚源聚芯持有东微有限11.36%股权。

而后东微半导进行了一系列的股转及增资。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12日,聚源聚芯持有东微半导9.95%股权,为东微半导第四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聚源聚芯为中芯国际的参股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聚源聚芯成立于2016年6月27日,其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中芯晶圆股权投资(宁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芯宁波”)为聚源聚芯合伙人之一。且2017年5月12日,聚源聚芯进行出资方式变更,变更后,中芯晶圆股权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芯上海”)出资7亿元,持有聚源聚芯31.63%股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1月12日,中芯宁波对聚源聚芯的出资比例为31.63%。

与此同时,据中芯国际2021年10月27日披露的《2017-2019年度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2020年度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2017-2020年,中芯国际对聚源聚芯间接持股比例为31.63%,为中芯国际的联营企业。

据中芯国际2021年10月27日披露的《2021年半年度报告》,聚源聚芯系中芯国际的联营企业。

也就是说,中芯国际间接参股东微半导股东聚源聚芯的同时,还间接参股东微半导2019年第五大供应商中芯绍兴。东微半导与中芯绍兴的合作或现“熟人关系网”。

 

四、社保缴纳人数与官方数据“打架”,信披现疑云

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然而,报告期内,东微半导披露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与官方数据“对不上”。

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30日,东微半导拥有2家子公司,分别为广州动能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动能”)、香港赛普锐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普锐思”)。且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东微半导合并财务报表中包括广州动能及赛普锐思。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各年末及2021年6月末,东微半导员工总人数分别为18人、37人、53人、68人,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8人、37人、53人、68人。同期,东微半导社保缴纳人数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皆为100%。

然而,东微半导在招股书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对垒”。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东微半导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8人、29人、41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广州动能社保缴纳人数皆为0人。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东微半导境外的控股子公司广州动能尚未开始经营;赛普锐思不从事实际生产经营活动。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9-2020年,东微半导在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比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或分别少8人、12人。

基于上述问题,东微半导能否承受上市之路的重重考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