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个股分析第三期:盛达资源的财务风险

Photo by Kalhh on Pixabay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2019年12月14日,盛达金属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达资源”)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赵满堂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减持股份462.5万股,同时因误操作,买入股份6.03万股,上述交易行为客观上构成了短线交易。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历史上,赵满堂曾涉及过内幕交易,也曾因其控制的甘肃盛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使用他人账户交易股票并进行股票质押融资、未依法履行信披义务等,而收到证监会的“罚单”。此外,更令人唏嘘的是,盛达资源还存在美化报表的嫌疑。与此同时,作为盛达资源的大客户,其“寥寥”员工人数撑起超5亿元订单,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一、或少计提坏账准备,涉嫌美化报表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在《盛达资源子公司“黑历史”缠身 实控人“吃”监管函显隐忧》一文中提及,盛达资源业绩表现并不亮眼。不仅其毛利率下滑逐年走低,其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盛达资源还面临子公司“黑历史”众多的问题,其风控管理或存隐患。

然而问题仍未结束。盛达资源或少计提坏账准备,涉嫌“粉饰”报表。

据2018年年报,盛达资源1年以内、1-2年、2-3年的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0.5%、5%、20%。

反观同行可比公司,截至2018年年末,内蒙古兴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矿业”)1年以内、1-2年、2-3年的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5%、10%、30%。

截至2018年年末,银泰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泰黄金”)1年以内、1-2年、2-3年的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5%、5%、10%。

截至2018年年末,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宏锌锗”)1年以内、1-2年、2-3年的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5%、10%、20%。

同期,上述3家同行公司1年以内、1-2年、2-3年坏账计提准备的均值,分别为5%、8.33%、20%。可见,盛达资源计提比例低于同行。

据盛达资源年报,2016-2018年,盛达资源应收账款分别为0、2,169.36万元、1,387.22万元。

若按照行业1年以内平均计提比例5%计算,2017-2018年,盛达资源1年以内应收账款应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108.47万元、69.36万元,而同期,其实际计提坏账准备的金额分别为10.85万元、6.94万元。也就是说,盛达资源近两年或少计提了160.05万元的坏账准备。

无独有偶,2016-2018年,盛达资源均未进行存货跌价准备。而上述3家同行公司均存在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情形。

公开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兴业矿业存货分别为2.68亿元、1.98亿元、2.63亿元,同期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2,901.5万元、0元、45.27万元,存货跌价计提比例分别为10.84%、0、0.17%。

同期,银泰黄金的存货分别为1.08亿元、4.3亿元、6.67亿元。同期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0、169.94万元、169.94万元,计提比例分别为0、0.39%、0.25%。

同期,驰宏锌锗的存货分别为19.94亿元、19.21亿元、21.51亿元。同期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0.52亿元、0.48亿元、0.81亿元,计提比例分别为2.6%、2.52%、3.78%。

2016-2018年,上述3家公司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均值分别为4.48%、0.97%、1.4%。

而2016-2018年,盛达资源的存货分别为0.13亿元、0.35亿元、1.48亿元。

按照上述3家同行存货跌价准备的平均计提比例计算,近三年,盛达资源少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56万元、34.28万元、207.51万元,合计为297.79万元。

历史上,因为美化报表而受到监管层“关注”的企业不在少数。而深交所新闻发言人陆序生,也曾经在通报深市2017年年报监管情况时表示,深交所将会从严监管上市公司美化报表等行为。盛达资源此番操作是否“瞒天过海”?不得而知。

在业绩上,盛达资源依靠“粉饰”报表,给业绩“撑场面”。而其客户员工人数及销售数据方面,同样“疑窦丛生”。

 

二、8名员工大客户“贡献”超5亿元收入,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需要指出的是,盛达资源由前五大客户“贡献”的销售额连续三年超五成,客户集中度高企。

2016-2018年,盛达资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8.22%、64.59%、53.65%。

令人不解的是,盛达资源第一大客户员工人数或不足10人,却为其“贡献”5亿销售额。

2018年,盛达资源的第一大客户是上海富冶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冶铜业”),盛达资源对其销售额为5.42亿元,占同期销售总额的比例为22.56%。2016-2017年,富冶铜业均不在盛达资源前五大客户之列。

然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富冶铜业从业人数为15人,社保缴纳人数为7人。2017-2018年,富冶铜业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6人、8人。

也就是说,2018年,富冶铜业或8名员工撑起了5.42亿元的销售额,平均每人“贡献”超6,000万元。

“精彩”的是,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2016年,富冶铜业的从业人数为15人的情况下,其营业收入却高达64.44亿元,然而同期,其净利润仅为1.69万元。上述现象表明,盛达资源对大客户富冶铜业的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事实上,盛达资源历史上大客户的销售数据同样存在疑点。

2016年,上海至宁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宁金属”)是盛达资源第四大客户,盛达资源对其销售额为6,733.14万元,占同期销售总额的比例为9.81%。

然而2016-2018年,至宁金属的从业人数分别为10人、8人、6人,其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0人、0人,真实员工人数或“寥寥无几”。

不仅大释财技涉嫌美化报表,且盛达资源大客户员工人数“寥寥无几”,其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面临的问题“林林总总”,盛达资源是否在“裸泳”?尚未可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