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银瑞信新掌门郭特华上任首年规模狂降800亿元 风控治理或形同虚设

Photo by Frank Busch on Unsplash

《金证研》杨冰/研究员 苏果 洪力/编审

进入2020年以来,A股市场结构性行情再现,以科技为代表的成长板块表现尤为突出,创业板指数也因此持续刷新反弹新高。在成长股持续上涨影响下,成长主题基金也纷纷再创佳绩。作为老牌基金公司,工银瑞信基金旗下大多数主动权益产品今年内的业绩表现不错,然而该公司权益投资总监郝康所管理的产品却拖后腿,郝康对于蓝筹类个股的偏好导致其管理的3只股混型基金(各类份额合并计算)今年内业绩齐齐亏损。

如果追溯到2019年业绩,工银瑞信基金公司旗下76只主动权益基金中(各类份额分开计算),2019年共有8只基金涨幅低于10%,19只基金涨幅低于20%,37只基金涨幅低于30%。而数据显示,2019年全市场股混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超过30%。换句话说,工银瑞信基金公司旗下约半数产品在2019年跑输同类平均水平。

就在2019年,工银瑞信基金公司董事长与总经理双双变更。原董事长尚军因工作需要离任后,原总经理郭特华转任公司董事长,王海璐出任公司总经理。郭特华成为工银瑞信新掌门人的首年,公司管理规模却有滑坡现象。天天基金网显示,2018年末该公司期末净资产为6,032.47亿元,而截至2019年末期末净资产为5,208.53亿元,下降超800亿元。

 

一、权益总监“错爱”保险银行业,掌舵3基金年内业绩亏损

从今年内的业绩表现来看,工银瑞信旗下大多数主动权益产品业绩表现不错,但其权益投资总监郝康所管理的产品却有些不尽如人意。郝康目前共管理着5只权益类产品(各类份额合并计算),根据最新净值披露信息,其中2只QDII基金年内收益率在3%左右,另外3只股混型基金却均为亏损状态。

具体来看,截至3月6日收盘,工银红利优享混合A份额与C份额年内分别亏损6.74%、6.81%,工银沪港深股票A份额与C份额年内分别亏损3.90%、4.00%,工银沪港深精选混合A份额与C份额年内分别亏损1.97%、2.02%。其中,工银沪港深股票由郝康独自管理,而2只混合基金则由郝康和孙裕文共同管理。

基金经理“一拖多”,往往会导致相关基金持仓配置高度重合,从而使得基金业绩表现具有趋同性。

郝康所管理的3只股混型基金也不例外。这3只基金在今年内的具体持股情况虽无从知晓,但从2019年四季报中或可窥见一二。

根据2019年四季报所披露的基金持股情况,工银沪港深股票与工银沪港深精选混合的持股高度重合,前十大重仓股中有7只股票一致,分别是腾讯控股、友邦保险、中国平安、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美团点评、中国太保,由此可见这2只基金在持股上比较偏好银行、保险等金融行业,但今年来金融行业走势极为低迷,也就不难解释上述基金缘何业绩亏损。

与上述2只基金相比,郝康所管理的另一只混基工银红利优享混合在个股选择上虽相对有些差异,但总体来看,也不外乎金融、消费等大蓝筹股票。该基金在2019年四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格力电器、融创中国、万华化学、邮储银行、建设银行、神威药业、越秀交通基建、五粮液、中国太保、中信证券。但蓝筹板块今年前2月持续回调,因此工银红利优享混合成为工银瑞信基金旗下权益基金中的垫底产品。

工银红利优享混合2019年四季报称,四季度在保持较高组合仓位的同时,该基金减持了估值较为饱满的食品饮料,将资金转至银行和券商股。其认为,随着经济的稳步复苏,仍处于估值低位的银行及券商股将会是主要的受益标的。

从今年前2月A股走势来看,无论是消费、银行还是券商行业,均未如郝康所期待的那般开启反弹,对于年初行情的错误预判也直接导致这位权益投资总监所掌舵产品“屈居人下”,成为工银瑞信垫底权益产品。至于接下来蓝筹股何时能触底反弹,大家也将拭目以待。

 

二、2019年半数产品跑输权益均值,郭特华掌门首年规模狂降800亿元

如果说短期业绩不足以评判基金经理实际水平,不足以评判一家基金公司的实际能力,那么且来看工银瑞信基金公司旗下产品的历史业绩。

追溯到2019年业绩,据同花顺iFinD数据,在剔除异常数据后,工银瑞信基金公司76只主动权益基金中(各类份额分开计算),2019年共有8只基金涨幅低于10%,19只基金涨幅低于20%,37只基金涨幅低于30%。而统计显示,2019年全市场股票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高达39.61%,混合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也达32.04%。

也就是说,工银瑞信基金公司旗下约半数产品在2019年跑输同类平均水平。

在8只2019年涨幅低于10%的基金中,有5只由基金经理李敏管理。李敏先后在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担任投资经理,在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担任高级分析师,在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担任高级业务总监,2010年加入工银瑞信,现任固定收益部基金经理。

上述李敏所管理基金之所以收益率远远低于同类均值,主要受过低的股票仓位限制。数据显示,李敏所管理的工银新得利混合、工银新增益混合、工银新生利混合,在2019年4个季度的股票仓位均为0,而工银聚福混合A和工银聚福混合C在2019年上半年的股票仓位也为0,下半年虽增加了股票持仓,但占净值比例也未超过30%。不平衡的资产配置导致这些基金失去了上涨机会,2019年业绩平平。

就在2019年,工银瑞信基金公司董事长与总经理双双变更。2019年5月8日,工银瑞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工银瑞信基金原董事长尚军因工作需要已经于5月6日正式离任。次日,工银瑞信公告称,公司原总经理郭特华转任公司董事长,王海璐出任公司总经理。

郭特华与工商银行结缘三十年,自1989年研究生毕业进入工行起,历任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商业信贷部、资金计划部、资产托管部处长、副总经理等职。

而工银瑞信新任总经理王海璐也同样来自工行系统。自1997年7月开始,王海璐先后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管理信息部、办公室、金融市场部工作。在出任工银瑞信总经理之前,王海璐担任工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

原总经理郭特华转任工银瑞信董事长后,2019年工银瑞信的管理规模却有滑坡现象。据天天基金网数据,2018年末该公司期末净资产为6,032.47亿元,而截至2019年末期末净资产为5,208.53亿元,下降超800亿元。

 

三、曾因违反反洗钱遭罚没207万元,两年内曝光2宗“老鼠仓”

工银瑞信旗下基金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称,报告期内,本基金管理人收到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处罚决定,对公司未严格按照反洗钱相关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可疑交易报告义务予以罚款。

据悉,上述半年报所称罚款事件发生在2019年2月份,行政处罚信息(银管罚【2019】3号)显示,工银瑞信基金违反《反洗钱法》,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对工银瑞信基金作出行政处罚,对工银瑞信基金及两名相关责任人分别罚款190万元、17万元,合计罚没207万元。

此外,工银瑞信基金近年来“老鼠仓”案件频发,对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2018年3月,工银瑞信基金原交易室副总监胡拓夫“老鼠仓”案迎来终审判决,胡拓夫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9,000万元。

据悉,2010年4月15日至2015年5月29日间,胡拓夫利用担任工银瑞信基金中央交易室股票交易员、副总监,负责执行基金经理的指令下单交易股票,知悉基金交易信息的职务便利,违反规定,使用其实际控制的胡某、耿某名下证券账户,亲自或明示、暗示他人同期于指令交易买入相同股票,动用资金1,700万元交易104只股票共113次,趋同买入成交金额共计11.1亿余元,非法获利约共计4,186万元。

上述胡拓夫案件并非工银瑞信基金公司首次被曝光从业人员“老鼠仓”案例。此前,工银瑞信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王勇“老鼠仓”非法获利250万元,于2016年6月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50万元。

不仅因违反反洗钱遭罚,而且两年内曝光2宗“老鼠仓”,暴露其公司治理存在缺陷,内控机制形同虚设等问题,未来又如何保障投资者利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