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科技财务数据与“官宣”存出入 产能过剩逆势扩张或“走钢丝”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曾于2017年上市“折戟”的河南金丹乳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丹科技”),此番再度闯关资本市场,或前途未知。

反观其身后,金丹科技合作的保荐机构及审计机构并非“省油的灯”,或难勤勉尽责。而作为金丹科技主要产品的乳酸,陷入产能过剩的局面,金丹科技募投项目却逆势扩张,或铤而走险。而另一募投项目方面,聚乳酸市场的行业竞争加剧,众多“分食者”相继投产聚乳酸,其是否“重蹈”乳酸产能过剩的“覆辙”?是否遭遇产能消化的难题?或该打上问号。

 

一、中介机构“劣迹斑斑”,或难勤勉尽责

2016年9月-10月,世纪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中投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等五家证券公司,相继退出为金丹科技提供做市报价的服务。

此后,金丹科技三次解除对赌协议,最后一次解除对赌协议的日期为2016年12月19日,2016年12月22日,金丹科技首次申报上市招股书,距离最后一次对赌协议解除,仅相隔3天。

多家券商退出做市报价、对赌协议“临阵”解除,金丹科技或“紧锣密鼓”奔赴上市之路,然而其保荐机构以及审计机构多次未勤勉尽责,成为金丹科技难以回避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此番上市,金丹科技的保荐机构为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证券”)。

2019年11月13日,国金证券天津南京路证券营业部从业人员陈琛,因工作期间存在泄漏稽查办案信息、干扰案件调查工作,以及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和交易问题,被天津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历史上,国金证券同样问题“缠身”,其分部、主管人员等皆受到处罚,其风控管理或存漏洞。

证监会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5月15日,国金证券因衍生品部国债交易过程中,投资决策和交易执行职能未实现隔离;投资管理部、衍生品部交易执行和风险监控职能未实现隔离;风控系统未完全覆盖各类风险、各类业务等问题,被证监会采取责令整改措施的决定。

在2017年证监会开展的证券行业“自查自纠、规整规范”专项活动中,部分检查对象暴露出违规问题,涉及合规风控未全面有效覆盖、内部控制未有效执行、尽职调查不充分、信息披露有失准确完整以及后续管理未尽责等方面,而国金证券位列其中,被证监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2016年11月28日,国金证券作为安顺虹阳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顺虹阳”)发行债券的受托管理人。履职期间,安顺虹阳将募集资金拆借、将募集资金1亿元放于非专户,而国金证券因未按照要求对其及时督促改正,被贵州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2014年12月22日,国金证券厦门湖滨北路证券营业部因在金融产品销售中未制定相应的内控管理制度,合规管理缺失;未按照要求报告相应产品代销情况,被证监会厦门监管局责令完善内控合规管理、加强员工执业行为监督、认真履行监管信息报告义务。

2013年5月3日,国金证券张胜、隋英鹏,作为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时任保荐人,因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持续督导义务,被证监会予以警示,同时被深交所通报批评。

除保荐机构外,金丹科技的审计机构也屡遭处罚,公信力或“大打折扣”。

作为资本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审计机构是企业信息真实性的保障者。而金丹科技的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立信”)却因未履行好职责,屡次被监管层处罚。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2018年12月20日,立信因存在出具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收入审计程序不到位、风险评估遗漏相关信息等问题,被证监会没收业务收入95万元,并处以95万元罚款。

据证监会〔2018〕7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年8月6日,立信作为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财报审计服务机构,因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被证监会没收业务收入90万元,并处以270万元罚款。

据证监会2017年6月23日发布的公告,立信作为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康华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的审计单位,因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虚构核实函证对象收件地址的审计程序;未能发现销售收入、应收账款造假的事实;未实施恰当的审计程序等问题,被证监会没收业务收入45万元,并处以45万元罚款。

据财会便[2017]38号文件,2017年5月23日,立信向财政部及证监会提交针对近年来被证券监管机构立案调查的4宗案件的整改报告,报告列明了其需要整改的10个方面近40项问题。经核查,整改后的立信在质量控制和一体化管理等方面仍然存在隐患。

据证监会2016年4月15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在2015年度审计、评估机构检查处理情况中,立信因在内部治理和项目执业质量等方面总体上有所改善,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被证监会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证监会2014年4月18日新闻发布会,立信曾为年报信息披露存在问题的公司提供年审服务,证监会要求立信对所存问题予以纠正和改进。

据证监会〔2016〕114号文件,2016年11月7日,立信担任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财务报表审计机构,因未对销售与收款业务中已关注到的异常事项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未对临近资产负债表日的非标准价格销售情况执行有效的审计程序等,被证监会责令改正违法行为,没收业务收入70万元,并处以210万元罚款。

不济的是,金丹科技的环评机构也频频被处罚,其环评质量或堪忧。与其合作的两家环评机构均遭“拷问”,其中一家还被纳入“黑名单”管理。

据周口市环境保护局数据,金丹科技“年产40万吨淀粉、20万吨高光纯乳酸工程”的环评机构是河南金环环境影响评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环环评”)。

三门峡市生态环境局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5月5日,金环环评因编制的4个环评报告中,存在涉嫌公众参与造假;与政策、导则不符;源强、工艺及产排污结论不可信等问题,被三门峡市生态环境局通报批评,纳入黑名单管理;对相应编制的负责人采取通报批评、记入诚信档案,并纳入黑名单管理。

平阳县政府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3月4日,金环环评因2019年1月编制的《温州唐格包装有限公司年产5000吨复合彩印编制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中,存在环境标准适用错误、项目位于环境功能区划中环境优化准入区等七项问题,被温州市生态环境局平阳分局通报批评,且其2019年3月份及第一季度环评单位被考核为不合格,同时其平阳县业务负责人被约谈。

据洛阳市生态环境局数据,2017年8月24日,金环环评因编制的《宜阳县万禾养殖场年出栏30000头生猪项目》现状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中,存在公众参与调查表统计过程不认真、公众参与人员出现重复现象的问题,被洛阳市生态环境局在全市范围内通报批评,责令限期整改六个月,且限期整改期间,全市各级环保部门不再受理该机构编制的环评文件审批申请。

除金环环评之外,与金丹科技合作的另一家环评机构也未能“幸免”。

周口市环境保护局公开信息显示,金丹科技“年产80吨一次性食品级聚丙烯塑料口杯建设项目”的环评机构是湖北黄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环环保”)。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曾在《嘉必优再扩张或隐瞒真实“产能” “供销一体”采购数据存疑》中提及,黄环环保存在“黑历史”,曾因信用等级低被通报批评。

与其合作的中介机构“劣迹斑斑”,金丹科技是否能“独善其身”?不得而知。

 

二、乳酸产能过剩,募投项目逆势扩张存隐忧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金丹科技业绩表现并不理想,净利润增速坐“过山车”,且其主要产品产能过剩,金丹科技反逆势扩张,令人困惑。

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3-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6.16亿元、6.12亿元、5.7亿元、5.86亿元、6.52亿元、8.02亿元、4.13亿元,2014-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0.56%、-6.96%、2.83%、11.37%、22.94%。

2013-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2,567.94万元、3,716.48万元、3,604.98万元、5,358.01万元、4,779.6万元、8,318.82万元、5,718.88万元,2014-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4.73%、-3%、48.63%、-10.8%、74.05%。

此外,金丹科技的3家子公司中有2家连年亏损,或系“拖油瓶”。

2017-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河南金丹环保新材料有限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79.31万元、-312.92万元、-211.18万元;同期,子公司金丹生物新材料有限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61.98万元、-279.45万元、-249.78万元。

此次上市,金丹科技拟募集资金3.09亿元,用于“年产5万吨高光纯L-乳酸工程项目”。

然而目前全球及中国乳酸产能均处于过剩的“窘境”,金丹科技本次乳酸扩张或非明智之举。

据江南大学甄光明发表的《乳酸及聚乳酸的工业发展及市场前景》,2014年,国内乳酸市场约7-8万吨,年出口量约4-5万吨,但产能已超过20万吨。远非传统乳酸市场所能消化,也超前于聚乳酸工业的发展。

且上述文章还提及,到了2015年,国内乳酸共计约有11-12万吨的需求,但国内乳酸厂产能已经到达20-25万吨,超过市场所能负荷,行业竞争激烈。

到了2018年,国内乳酸产能过剩的情况或并未改善。

据招股书及援引自IHS Markit的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9月,国内乳酸产能为27.8万吨。而截至2018年年末,国内乳酸产量为12.1万吨。若按照截至2018年9月的产能计算,2018年国内乳酸产能利用率约为43.53%。这意味着,倘若9月后国内乳酸累计产能有所增长,其实际产能利用率会更低。

需要指出的是,金丹科技存在境外销售。2016-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2.08亿元、2.39亿元、2.69亿元、1.3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77%、36.76%、33.62%、32.52%。

然而,全球乳酸同样面临产能过剩的局面。

据金丹科技2019年5月10日签署的招股书,美国嘉吉公司下属的Nature Works目前拥有22万吨L-乳酸的生产能力,约占全球乳酸总产能的24%。由此计算所得,截至2019年5月10日,全球乳酸产能约为91.67万吨。而截至2018年年末,全球乳酸产量仅为52亿吨,实际产量远低于产能。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乳酸行业“巨头”科碧恩-普拉克公司生产的乳酸约占全球50%-60%的市场份额,而中国生产的乳酸约占30%的市场份额。

在国内外乳酸产能过剩的情况下,金丹科技本次募投项目却“逆势”扩张,其新增的产能或难“消化”。

而问题不止于此,另一募投项目同样难掩产能过剩的事实,逆势扩张或显“莽态”。

据招股书,金丹科技拟募集资金5,262.18万元,用于“年产1万吨聚乳酸生物降解新材料项目”。

且金丹科技在招股书表示,乳酸单体经脱水缩聚形成的高分子聚合物即聚乳酸,在众多领域都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不止如此,结合全球以及国内乳酸消费结构变化情况来看,聚乳酸有着远高于其他应用领域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甄光明发表的《乳酸及聚乳酸的工业发展及市场前景》也指出,国内外聚乳酸的需求量均不断上升。预计2020年,全球聚乳酸的市场将达到30-50万吨。

而前景明朗的市场,往往容易吸引分食者。《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众多企业纷纷投身于聚乳酸扩产,对于金丹科技而言,或“四郊多垒”。

据商务部投资项目信息库2016年9月18日发布的信息,长春市将计划建设年产21万吨聚乳酸项目。且其预测全球聚乳酸产能将从2011年的18.2万吨攀升至2020年的72.1万吨。而国内的产能预计将接近一半,超过35万吨。

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局于2016年5月23日发布信息称,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与中欧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将建设两条10万吨聚乳酸生产线。

到了2019年,国内各地区扩产聚乳酸的形势,或仍“升温”。

据山西省政府于2019年5月18日发布的信息,长冶市长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将投资9.6亿元,用于建设聚乳酸项目。

据内蒙古兴安盟经济技术开发区于2019年6月13日发布的信息,兴安盟经济技术开发区玉米产业园拟投资建设100万吨聚乳酸项目。

据海阳市政府于2019年10月8日发布的信息,山东同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年产20万吨聚乳酸项目,已进入环评文件第二次公示。

广西南宁市政府于2019年11月8日发布的信息显示,崇左市政府与浙江友诚控股集团将建设以甘蔗渣为原材料的年产50万吨聚乳酸项目。

也就是说,仅上述提及的2019年聚乳酸项目,其扩产产能已达170万吨。若上述项目均成功开展,未来是否能否消化这新增的聚乳酸产能?尚未可知。

面对行业竞争加剧、产能过剩的情形,金丹科技或遇产能消化难题,而其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三、财务数据与“官宣”存出入,员工大专以下学历占比超六成

值得关注的是,金丹科技招股书数据与官方数据“打架”的问题也“浮出水面”。

据招股书,2016年,金丹科技母公司的利润总额及净利润分别为6,074.51万元、5,404.56万元。

然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2016年,金丹科技的利润总额及净利润分别为5,715万元、5,099万元。这意味着,招股书披露的利润总额及净利润金额,比“官宣”分别多出359.51万元、305.56万元,令人费解。

且招股书及2017-2018年报显示,会计政策变更、会计差错更正及合并范围变化等方面,或并未影响上述利润总额、净利润数据“打架”的情况。

另外,作为高新技术企业,金丹科技员工受教育程度偏低,或成为其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金丹科技员工人数分别为640人、666人、808人,883人,其中大专以下学历人数分别为409人、422人、516人、562人,大专以下学历人数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63.91%、63.36%、63.86%、63.65%。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对于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金丹科技,日后能否经得住检验?或交给时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