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卡倍亿:下游趋冷募资扩产“放卫星” 混淆经营独立性存缺失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2020年4月,国家11部门联合发布,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颗粒物数量限值生产过渡期截止时间,由2020年7月1日前调整为2021年1月1日前。延后实施国六排放标准,或有利于扩大汽车消费积极营造有利的市场环境,作为汽车线缆制造商的宁波卡倍亿电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倍亿”)未来将何去何从?

而欲在资本市场占据一席之位的卡倍亿,其“内功”或不足。近年来,卡倍亿营收、净利“双降”,净资产收益率呈现逐年下滑趋势。而其业绩“开倒车”,或与行业市场规模缩减及下游行业景气下降有关。与此同时,卡倍亿还存在产品结构单一、客户集中度高企的问题。雪上加霜的是,卡倍亿及其子公司与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在联系方式方面存在重叠的“异象”,独立性或丧失。而实控人与独董或是“老熟人”,或难勤勉尽责。

 

一、营收净利“双降”,行业市场陷入负增长“颓势”

近年来,卡倍亿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均下滑。

2016-2019年,卡倍亿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04亿元、9.92亿元、10.68亿元、9.13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1.02%、7.67%、-14.52%。到了2020年1-6月,卡倍亿的营业收入为4.1亿元。

2016-2019年,卡倍亿的净利润分别为3,927.11万元、4,933.27万元、6,213.58万元、6,034.96万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5.62%、25.95%、-2.87%。到了2020年1-6月,卡倍亿的净利润为2,185.4万元。

同时,卡倍亿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逐年下滑。

2017-2019年,卡倍亿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2.06%、27.72%、21.46%。

除此之外,卡倍亿超八成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常规线缆产品,产品结构或单一。

据招股书,卡倍亿常规线缆产品包括PVC低压线缆和交联高温线缆。其中,2017-2019年,PVC低压线缆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7.72%、86.29%、79.61%。

实际上,卡倍亿或面临客户集中度高企的情况。

2017-2019年,卡倍亿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80.18%、78.75%、77.11%。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的平均值分别为21.14%、23.5%、20.96%。

值得注意的是,卡倍亿所处的行业市场增速下滑,或难掩“颓势”。

据招股书,卡倍亿一直专注于汽车线缆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据招股书援引自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5-2019年,国内汽车线缆市场规模分别为125.85亿元、143.5亿元、148.96亿元、145.4亿元、134.82亿元,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4.02%、3.8%、-2.39%、-7.28%。

问题不止于此,卡倍亿产品产能利用率逐年下滑,此番募资扩产未来或遇“消化”难题的情况亦值得关注。

 

二、产能利用率走低“放卫星”,募投项目扩产或“消化不良”

据招股书,卡倍亿拟募集资金3.45亿元,分别计划投入“新能源汽车线缆及智能网联汽车线缆产业化项目”和“本溪卡倍亿汽车铝线缆建设项目”。此次募投项目扩大现有产品产能和新增相关产品的生产能力。

其中,“新能源汽车线缆及智能网联汽车线缆产业化项目”的环评批复是闵环保许评[2019]109号。

据闵环保许评[2019]109号文件,“新能源汽车线缆及智能网联汽车线缆产业化项目”设计生产能力是12.32万千米/年。

值得一提的是,卡倍亿产品产能利用率逐年走低,核心产品销量增速亦下滑。

据招股书,2016-2019年,卡倍亿汽车线缆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8.45%、88.42%、78.15%、64.57%。

2016-2019年,卡倍亿汽车线缆的销量分别为196.21万千米、244.08万千米、246.08万千米、201.17万千米,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4.4%、0.82%、-18.25%。

除了汽车线缆之外,卡倍亿另一主要产品是绝缘材料。而绝缘材料近年来的产能利用率也走低。

2016-2019年,卡倍亿绝缘材料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3.94%、64.49%、64.29%、52.51%。

在产能利用率逐年走低的情况下,卡倍亿未来如何释放产能?不得而知。

 

三、下游行业“遇冷”,需求收窄或承压

除了产能利用率逐年走低之外,卡倍亿下游行业或进入“寒冬”,其市场需求面临收窄的“窘境”。

据招股书,卡倍亿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其生产经营状况与汽车行业的发展状况息息相关。

近年来,国内汽车产销量双双出现负增长的情况。

据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5-2019年,国内汽车产量分别为2,450.33万辆、2,811.88万辆、2,901.54万辆、2,780.92万辆、2,572.1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4.46%、3.19%、-4.16%、-7.5%。

同期,国内汽车销量分别为2,459.76万辆、2,802.82万辆、2,887.89万辆、2,808.06万辆、2,576.9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3.65%、3.04%、-2.76%、-8.2%。

2020年1-6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11.2万辆和1,025.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6.8%和16.9%。

不仅如此,全球汽车销量增速也放缓。

据超捷紧固系统(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援引自世界汽车组织(OICA)数据,2015-2019年,全球汽车销量分别为8,968万辆、9,386万辆、9,566万辆、9,506万辆、9,130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66%、1.92%、-0.63%、-3.96%。

此外,据《湖南松井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援引自麦肯锡预测数据,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或将下滑约30%,国内汽车销量或将下滑约15%。

下游行业增长“疲软”或对卡倍亿经营发展带来压力,而卡倍亿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四、子公司与两家实控人控制的企业共用电话邮箱,财务独立性或存缺失

实际上,卡倍亿子公司的独立性现“疑团”。

据招股书,上海卡倍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卡倍亿”)是卡倍亿的全资子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均显示,上海卡倍亿的企业联系电话是021-54425422。2018-2019年报显示,上海卡倍亿的企业电子邮箱均是gyq@nstec.cn。

而上海卡倍亿却与卡倍亿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存在共用电话邮箱的情况,独立性或存缺失。

招股书显示,链车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车信息”)和纽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纽硕”)是卡倍亿实控人林光耀控制的其他企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显示,链车信息的企业联系电话均是021-54425422,企业电子邮箱均是gyq@nstec.cn。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显示,上海纽硕的企业联系电话均是021-54425422,企业电子邮箱均是gyq@nstec.cn。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纽硕自设立以来主要生产和销售行车记录仪等产品,上海纽硕产品全部应用于汽车后装市场,即围绕汽车使用过程中产生的汽车改装等领域。这意味着,上海纽硕产品应用于汽车行业。

另外,卡倍亿还持有关于“纽硕”二字的注册商标。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20年7月30日,卡倍亿共拥有11项注册商标。其中,卡倍亿有2项注册商标是“纽硕”二字。

据招股书,卡倍亿原始取得注册号为8232521的“纽硕”商标,注册有效期限是2011年4月28日-2021年4月27日。卡倍亿受让取得注册号为7144069的“纽硕”商标,注册有效期限是2020年10月21日-2030年10月20日。

招股书还提及,上海纽硕曾于2017年2月15日与卡倍亿签订商标转让协议,约定将其持有的2项商标无偿转让给卡倍亿。

令人费解的是,上海纽硕是卡倍亿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而卡倍亿旗下子公司的名称也未带有“纽硕”二字,卡倍亿有何需求持有“纽硕”注册商标?不得而知。而上述问题仅为“冰山一角”,关于卡倍亿独立性的疑云还未散去。

 

五、实控人控制的企业与卡倍亿商务部联系方式重叠,业务独立性显隐忧

事实上,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除了与卡倍亿子公司共用电话邮箱之外,其地址也与卡倍亿商务部重合,业务独立性或丧失。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纽硕2019年报显示,上海纽硕的网站是http://www.nstec.cn/。

上海纽硕官网显示,上海纽硕即总部,是行政管理、财务管理、运营中心。上海纽硕的电话是021-54425422,地址为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5楼。

据招股书,卡倍亿的网址为http://www.nbkbe.com。卡倍亿官网显示,卡倍亿商务部的电话是021-54425422,地址是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5楼。

也就是说,卡倍亿商务部的电话、地址均与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上海纽硕重合。

需要指出的是,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链车信息的通信地址和上海纽硕也出现“重合”。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均显示,链车信息的通信地址为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5楼。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均显示,上海纽硕的通信地址为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5楼。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注意到,卡倍亿在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有租赁房产。

据招股书,卡倍亿向上海爱芭燃气用具有限公司租赁房产,租赁所在地为上海市松江区新桥镇陈春路215号(银都西路215号),租用面积为420m²,租赁期限为2016年7月1日-2024年6月30日。

而公开信息显示,除了已注销的卡倍亿上海分公司,卡倍亿并无子公司或分公司在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

据招股书,卡倍亿上海分公司的住所为上海市松江区陈春路215号6幢6层,而卡倍亿上海分公司于2018年5月31日注销。注销原因是卡倍亿于2017年12月设立子公司上海卡倍亿,因此注销上海分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报显示,上海卡倍亿的住所为上海市闵行区元江路5500号第1幢。变更信息显示,2019年10月11日,上海卡倍亿的住所由上海市闵行区光华路598号2幢F4034室变更为上海市闵行区元江路5500号第1幢。

而链车信息和上海纽硕的通信地址是否在卡倍亿的租赁所在地?不得而知。招股书中也并未披露其将位于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的房产授予或租赁给链车信息、上海纽硕使用的相关信息。

除此以外,据上海市闵行区政府披露的《上海卡倍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线缆及智能网联汽车线缆产业化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以下简称“环境影响报告表”)提到,项目建设单位是上海卡倍亿,通讯地址为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6幢5层。

而对比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地址信息,卡倍亿子公司上海卡倍亿的地址并非上海市松江区银都西路215号6幢5层。

不仅如此,卡倍亿实控人与独董赵平或是“老熟人”,或难勤勉尽责。

据招股书,赵平先生为卡倍亿独立董事之一。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广东大林苑精细潮州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林苑”)股东为赵平、林光武。而其变更信息显示,2015年1月22日,大林苑执行董事兼经理由林光耀变更为林光武;监事郭莽园变更为赵平。

据大林苑2015年报,林光耀曾持有大林苑90%股权,郭莽园持有大林苑10%股权。2015年1月21日,林光耀、郭莽园分别将其持有的大林苑股权转让出去。

此外,据招股书,卡倍亿实控人之一林光成系林光耀之兄,同时,卡倍亿员工林光远也系林光耀之兄。

也就是说,从名字结构上看,大林苑的执行董事兼经理“林光武”与“林光耀”是否为亲戚关系?大林苑监事“赵平”或是卡倍亿独立董事“赵平”。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上述林林总总的问题摆在眼前,对于冲击资本市场的卡倍亿而言,能否披荆斩棘顺利“出道”?还是个未知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