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亿田股份:浦口项目施工方深陷纠纷 供应商准入机制或“形同虚设”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易安/作者 清和 沐灵 洪力/风控

有效的供应商准入机制,是企业产品品控绕不开的第一道关。2019年,浙江亿田智能厨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田股份”)直接材料成本占比达75.69%,凸显供应商准入的重要性。

不过,亿田股份近年来在供应商的准入方面,令人唏嘘不已。选择供应商的方式,或现一番“熟人好办事”。尤其,产成品供应商的产品因不符合安全或能效规定,被监管机构处罚,多家外协供应商也存在违规生产。而浦口项目的施工方,“深陷”合同纠纷,且多次违规施工,甚至多次与无施工资质的个人签订施工合同。

 

一、供应商准入机制,或现“熟人好办事”

供应商准入机制,是企业产品品控绕不开的第一道关。而亿田股份选择供应商的方式,或现一番“熟人好办事”。

根据招股书,嵊州市亚光搪瓷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光搪瓷”)成立于2013年8月,作为亿田股份的外协供应商,主要为亿田股份提供搪瓷加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亚光搪瓷的注册资本为6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为郑文飞,2010年、2013年、2017年,郑文飞分别实缴出资额180万元、100万元、80万元,总计实缴360万元。

也就是说,郑文飞或为亚光搪瓷的实控人。

截至2020年11月4日,亿田股份持有浙江嵊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嵊州农商行”)0.6%的股份,亿田股份实控人陈月华担任其董事。

而据公开信息,郑文飞亦持有嵊州农商行的股份,其认缴出资额为21.97万元,实缴出资额为16.9万元,嵊州农商行的发起人及出资信息里,确实有自然人股东郑文飞。

也就是说,亚光搪瓷的实控人郑文飞,与亿田股份均为嵊州农商行的股东,且亿田股份的实控人陈月华,还担任嵊州农商行的董事。

除了外协供应商,产成品供应商亦或为“老熟人”。

据招股书,嵊州市海贝厨卫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贝厨卫”)是亿田股份的前五大外购产成品供应商之一,其成立于2012年11月,主要生产及销售臭氧消毒柜、厨房电器。2017-2018年,亿田股份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149.72万元、175.72万元,分别占外购产成品金额的5.78%、6.17%。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海贝厨卫的通信地址为浙江省绍兴市嵊州市剡湖街道嵊州大道2198号,其联系电话为83132556。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嵊州市海贝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贝电器”)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为俞坚,该企业联系电话均为83132556,通信地址均为浙江省绍兴市嵊州市剡湖街道嵊州大道2198号。

其中,海贝厨卫与海贝电器存在共用通信地址和联系电话的情况,且两家公司的名称也相近。

历史上,海贝厨卫系海贝电器投资企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信息,在嵊州农商行的发起人及出资信息里,存在自然人股东俞坚。

也就是说,陈月华在俞坚持股的嵊州农商行担任董事,俞坚又是海贝电器的法人、执行董事。作为亿田股份供应商的海贝厨卫,背后的关键人物,或同属一个“朋友圈”。

 

二、供应商产品质量“亮红灯”,或“殃及池鱼”

供应商的产品质量,直接影响到下游环节,或“殃及池鱼”。而亿田股份多家产成品供应商,其产品因不符合安全或能效规定,被监管机构处罚。

2017-2019年,绍兴市威可多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可多电器”)位列亿田股份的产成品吸油烟机供应商的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金额分别是739.04万元、881.77万元、563.35万元,采购产品平均单价分别为519.27元/台、539.57元/台、534.29元/台,分别占亿田股份外购产成品金额的28.55%、30.95%、34.12%。

据信用中国嵊质罚字[2018]25号文件,2018年1月,威可多电器对需要列入国家能源效率标识管理产品目录的集成式燃气灶具,未标注能源效率标识。

2017-2019年,嵊州市三泰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泰电器”)是亿田股份的外购产成品燃气灶的供应商,同期向其分别采购282.25万元、216.11万元、184.85万元,采购产品平均单价分别为272.07元/台、259.18元/台、253.25元/台,分别占公司外购产成品金额比重的10.91%、7.59%、11.19%。

而据公开信息,2019年4月,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对市场销售的38个批次家用燃气灶、家用燃气热水器进行了市场检查和质量抽检。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镇灵得来电器经营部销售的标称由三泰电器生产的BOCHENG博程牌家用燃气灶(型号规格:JZT-692;生产日期或型号:2018年1月),热负荷实测:左火-17.9%、右火-11.1%(国家标准偏差应±10%),均未达到国家标准要求,该批次能效等级实测也未达到企业标称能效标识要求。

2017年,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组织开展了家用燃气灶具产品买样检测,抽查了实体市场和天猫、京东、苏宁易购、淘宝网4个电商平台45家店铺的45批次家用燃气灶具产品。其中,三泰电器生产的燃气灶家用嵌入式在2017年四季度抽查中,能效标识、安装使用说明书、包装、结构不合格。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绍市监抽查〔2019〕62号文件,2019年9月,在2019年省级产品(含食品相关产品)质量飞行监督抽查(第二批)中,嵊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登记的住所无法联系到三泰电器。

2017年及2019年,浙江金美太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美太电器”)均位列亿田股份第四大外购产成品供应商,亿田股份对其采购吸油烟机金额分别为163.89万元、95.99万元,采购平均单价分别为584.08元/台、554.87元/台,分别占亿田股份外购产成品金额的6.33%、5.81%。

据浙江政务服务网嵊市监处字〔2019〕1568号文件,2019年11月,金美太电器在其注册地生产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的规格型号为JZY-18A的家用燃气灶具(燃气灶)7台,抽样批次产品除抽样检验的3台样品外,其余4台已全部销售,销售价格为250元/台,税后净利润为15元/台。嵊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没收其违法生产的家用燃气灶具(燃气灶)3台、没收违法所得60元,并处以罚款3,850元,合计罚没款项3,910元。

多家重要供应商产品质量屡现“问题”,甚至部分产品存在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亿田股份选择此类供应商合作,产品质量又将如何保障,不得而知。

 

三、外协供应商违规生产,屡被处罚

无独有偶,多家外协供应商的违规生产,也来“添堵”。

据招股书,嵊州市科力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力电器”)是亿田股份的外协供应商,主要提供喷涂工序。

据浙江政务服务网嵊环罚字〔2017〕259号文件,2017年12月,科力电器年产5万套油烟机外壳喷塑加工建设项目生产线于2005年经审批,并于2008年10月29日通过“三同时”验收。2014年10月新增的两台静电喷塑机和两只生物质锅炉未经环保审批投入生产。其行为属于建设项目发生重大变化未重新报批环评文件擅自开工建设并已投入生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嵊州市环境保护局责令其新增项目停止生产,并处罚款4.5万元。

据浙江政务服务网嵊公(消)行罚决字〔2019〕0079号文件,2019年4月,科力电器因其厂房未进行竣工消防备案,被嵊州市市公安局给予3,500元的罚款。

据浙江政务服务网嵊公(消)行罚决字〔2019〕0078号文件,2019年4月,科力电器因未对其厂房进行消防设计备案,被嵊州市市公安局处以3,500元的罚款。

而亚光搪瓷主要为亿田股份提供搪瓷加工。

据浙江政务服务网嵊环罚字〔2017〕300号文件,2017年12月,亚光搪瓷建设项目于2013年建成,属于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类的建设项目,项目未经环保审批,擅自开工建设并已投入生产。其行为违反《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嵊州市环境保护局责令其停止生产,并处以罚款3.6万元。

此外,嵊州市中立电子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立电子”)亦是亿田股份的外协供应商,主要提供电子控制器加工工序。

据浙江政务服务网嵊安监罚〔2017〕42号文件,2017年10月,中立电子未记录对从业人员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的时间、内容、参加人员及考核结果,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嵊州市安监局责令其改正,并处1万元罚款。

外协厂商上述问题,从侧面说明了亿田股份的供应商准入机制,或“形同虚设”。

 

四、昔日四项建设项目,一项未实施一项未达标

此番上市,亿田股份拟募资5.68亿元建设环保集成灶产业园项目。项目建成后,预计新增集成灶产能15万套/年。

回顾其四项建设项目,有一项未实施,一项未达标。

据嵊州市政府,2018年7月5日,亿田股份向嵊州市环保局提交“年产1万吨智能厨房电器生产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受理号为开2018-35。

而“年产1万吨智能厨房电器生产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显示,亿田股份曾四次申请建设项目的环评认定,厨房系列用具生产线及配套设施建设项目,计划生产油烟机12万套、灶具12万套、消毒柜1万套、烤箱7万套,该项目最终已投产。

浙江亿田电器有限公司科技馆建设项目,计划建设科技馆,该项目也已投产。年产10万套烤箱生产技改,计划生产10万套烤箱,最终未实施。年产20万套智能厨房电器生产项目,计划生产蒸箱3万套、烤箱3万套、洗碗机8万套、消毒柜6万套,该项目在进行设备安装。

也就是说,亿田股份2015年计划实施的年产10万套烤箱生产技改项目,最终未能实施。

据嵊州市政府,2019年4月,嵊州生态环境分局公布了亿田股份“年产20万套智能厨房电器生产项目”的固废环保设施竣工验收情况。

年产20万套智能厨房电器生产项目的固废环保设施竣工验收评价显示,该项目计划生产能力为蒸箱3万套、烤箱3万套、洗碗机8万套、消毒柜6万套,实际生产能力为蒸箱2.4万套、烤箱2.16万套、洗碗机6.6万套、消毒柜4.8万套。

也就是说,亿田股份在2017年7月开工建设的“年产20万套智能厨房电器生产项目”,在2018年完工验收时,该项目实际生产能力仅为原计划生产能力的八成左右。

 

五、浦口项目施工方深陷纠纷,多次与无资质个人签订施工合同

合格的建设项目施工方,是项目质量的保证。不过,亿田股份的施工方却“深陷”合同纠纷,且多次违规施工,甚至多次与无施工资质的个人签订施工合同。

2019年9月20日,亿田股份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汇建设”)签订钢结构工程分包施工合同。合同内容为浦口新工业园区钢结构工程施工。

根据法院公开数据,2017-2019年,华汇建设因建设工程合同纠纷,被起诉并被判决败诉,需要支付款项的案件,共计10起。

2019年1月,在“袁俊、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被冻结银行存款4,990万元。

2019年4月,在“朱会明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被要求支付原告朱会明工程款138.36万元。

2019年4月,在“杭州宝茂石材有限公司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被支付原告杭州宝茂石材有限公司工程款22.68万元。

2018年4月,在“朱绪林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被要求向原告朱绪林支付工程款6.92万元。

2017年12月,在“朱绪林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与无施工资质的个人朱绪林签订施工合同,关于工程中外落水工程是否应由朱绪林施工起纠纷,经法院判决,华汇建设被要求向原告朱绪林支付工程款24.59万元。

2018年7月,在“韩莉夫与曹士军、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中,被告曹士军被要求返还原告韩莉夫保证金70万元,华汇建设承担被告的连带责任。

2018年7月,在“刘瑞志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被要求向原告刘瑞志支付清包工劳务21.02万元及利息损失,垫付款2.21万元,点工费9,820元,误工费3.79万元,共计28万元。

2017年10月,在“原告范从兵与被告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被要求给付原告范从兵欠付的工程款357.53万元。

2017年12月,在“魏来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与无施工资质的个人王小明及原告魏来签订施工合同,完工后,在保修期内因涉案工程质量问题发生维修费5000元。双方因华汇建设未支付被告全部款项起纠纷。经法院判决,华汇建设被要求向原告魏来支付工程款6.62万元。

2017年6月,在“杨小红、石春火与华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华汇建设与无施工资质的原告杨小红、石春火签订合同承接工程,双方因华汇建设未支付被告全部款项起纠纷。经法院判决,华汇建设被要求向原告杨小红、石春火支付工程款27.1万元及利息。

2017-2019年,华汇建设因建设工程纠纷,需要偿付款项达到5,671.79万元。其中三起案件中,华汇建设与无施工资质的个人签订施工合同,甚至有在保修期内工程质量出现问题的情况。

实际上,华汇建设不止频频与建设工程合作方“起纠纷”而“吃官司”,其还因多次违规受到行政处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玉综执罚决字〔2020〕第00492号文件,2020年5月,华汇建设因在河道管理范围内倾倒泥浆,违反了《浙江省河道管理条例》,已构成违法,被玉环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予以行政处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长公(消)行罚决字〔2018〕0077号文件,2018年4月,华汇建设因消防设施、器材、消防安全标志配置、设置不符合标准,长兴县公安局给予其罚款5,000元的行政处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长执罚字【2017】第171号文件,2018年1月,华汇建设因擅自占用城市道路,县城管局对其给予罚款1.3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富城法罚字[2017]第21015141号文件,2017年12月,华汇建设因涉嫌损害城市道路,被富阳市城管执法局处以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

施工方多次违规被行政处罚,近年来频频“吃官司”,甚至多次与无施工资质的个人签订施工合同,那么亿田股份2019年显示建设中的浦口工业园项目,工程质量又如何保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番冲击上市之际,亿田股份如何破解以上重重问题?《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进一步研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