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精装劳务采购数据疑“注水” 供应商与客户或系“自家人”

Photo by Celina Albertz on Unsplash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无涯/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近年来,随着地产精装房的不断增加,以及装饰建材行业的快速发展与扩张,装饰市场已是狼烟熊熊燃起,企业同质化严重,竞争加剧。在此背景之下,深圳中天精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精装”)在奔赴资本市场路上,或意欲变中求生。

而中天精装对两家劳务分包公司的采购金额或“注水”,系其需直面的问题之一;且其合作的多家劳务分包公司“黑历史”众多,在违规和安全事故上频频“踩雷”。除此之外,中天精装供应商采购数据真实性现疑云、大供应商与大客户竟为“自家人”的情况 ,更令人唏嘘。

 

一、劳务采购数据或“注水”,劳务分包公司“劣迹斑斑”

在建筑行业,建设工程分包在建筑企业工程项目中是非常普遍现象,其中便包括了劳务分包,而中天精装也不例外。

据公开信息,中天精装的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其曾于2017年“折戟”,且先后共四次更新招股书,签署日分别为2016年12月15日(以下简称“2016年招股书”)、2017年11月6日(以下简称“2017年招股书”)、2019年3月15日(以下简称“2019年招股书”)、2019年12月17日(以下简称“招股书”)。

据招股书,中天精装承建工程的现场施工用工方式主要为劳务分包,而与其合作的劳务分包公司包括了深圳市佳飞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飞劳务”)、深圳市中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劳务”)、深圳市川金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金劳务”)、中建劳务分包(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劳务”)、深圳市建业建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业劳务”)、深圳市陆建装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建装劳务”)。

据2017年招股书及招股书,2014-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中天精装对佳飞劳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3,103.27万元、7,093.24万元、497.31万元、0.88万元、1.24万元、0.41万元。同期,中天精装对川金劳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0.09万元、3,804.94万元、18,431.79万元、9,082.91万元、3,614.17万元、3,751.92万元。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4年,佳飞劳务的从业人数仅为10人,营业收入为21,394.88万元。即较之当年中天精装对其的采购金额,少了1,708.39万元。而2015年,川金劳务的营业收入仅为1,566万元;即较之当年中天精装对其的采购金额,少了2,238.94万元。

也就是说,2014-2015年,中天精装向上述两大劳务分包公司采购的金额,比该两家公司一年的营收规模还多,中天精装对上述两大劳务分包公司的采购数据或 “注水”。

而除了采购额出现蹊跷,中天精装合作的几大劳务分包公司存在诸多违规“黑历史”,业务能力或也堪忧。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中天精装对中泰劳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9,157.69万元、21,619.95万元、23,087.23万元、7,561.67万元。

据惠湾环罚字〔2017〕35号、惠湾环罚字〔2017〕44号、惠湾环罚字〔2017〕2号及惠湾环罚字〔2018〕178号文件,2017-2018年,中泰劳务曾四度因违法施工,被惠州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环境保护局责令必须按照规定的时间施工作业,并均被处以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龙华政府在线数据,2018年6月,深圳市龙华区龙华街道共和新村发生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一名工人在进行停车场地面硬化作业时,发生触电事故,该工人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其中,中泰劳务作为工程劳务分包单位,对施工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未严格落实施工单位安全管理制度,应对该起事故负主要责任。

据(深龙华)安监罚【2018】1153号文件及深圳市应急管理局公开信息,2018年,中泰劳务因上述龙华街道共和新村“6.17”触电亡人事故,被深圳市龙华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处以22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同年,中泰劳务被深圳市安全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列入市级安全生产不良记录“黑名单”。

据招股书,2017-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中天精装对中建劳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972.98万元、17,710.91万元、23,087.23万元、5,311.52万元。

据南山区住房和建设局公开信息,2018年5月12日-5月31日,在南山区2018年建筑业企业资质动态核查情况中,中建劳务因“无人员,无法提供资料”的问题,核查不合格而被南山区住房和建设局通报批评。而包括中建劳务在内的32家核查结果不合格的企业,均被南山区住房和建设局发放整改通知书,责令限期整改,且整改期间不得申请建筑业企业资质的升级、增项、企业合并和企业全资子公司间重组分立,不能承揽新的工程。

据2019年招股书,2018-2019年,中天精装与中建劳务之间存在一份正在履行的劳务分包战略协议合同,合同期限为2018年5月1日-2019年4月30日。据招股书,2018年,中天精装对中建劳务的采购金额高达1.77亿元。

在中天精装与中建劳务合作期间,2018年5月1日双方签订合约,随后2018年5月12日-5月31日期间,中建劳务即被通报需整改,而双方是否违反上述整改期不得承揽新的工程等规定?不得而知。

据招股书,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中天精装对建业劳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718.42万元、4,399.64万元。

据佛建管函〔2018〕837号文件,2018年,在佛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展开的建筑行业企业诚信动态核查中,建业劳务由于存在失信不规范行为被佛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局通报和诚信扣分;其中,因未设置驻佛山机构办公场所,扣分15分,有效期6个月;因驻佛山机构负责人、技术负责人、安全负责人不到位,扣分9分,有效期3个月。

据招股书,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中天精装对陆建装劳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5,186.79万元、10,390.82万元。

据六安市人民政府公开信息,2018年2月10日,六安开发区居然之家六安店装修改造工程中,发生1起高坠死亡1人事故,经济损失约165万元。关于事故的原因及性质,作为该工程劳务分包单位的陆建装劳务,由于任命无安全管理相关资质证书的人员为项目负责人,安全管理不到位;对脚手架立杆间距较大无平面防护、脚手架内侧无防护栏杆的安全隐患排查、治理不力;对工人未落实安全防护措施开展高处施工作业的行为监督检查、制止不力;对工人违反脚手架拆除程序作业行为监督检查、制止不力等,其需对该起事故的发生负有管理责任,被处以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事实上,不仅劳务分包公司纷纷沦为“猪队友”,中天精装的供应商亦不令人“省心”。

 

二、材料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供应商与客户或系“自家人”

需要指出的是,中天精装对供应商采购数据出现“矛盾”的情形,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2017-2018年,通山县飞燕石材厂(以下简称“飞燕石材”)分别系中天精装的第三大、第四大材料供应商,中天精装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15.99万元、560.08万元。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年,飞燕石材的营业收入仅为100万元;即较之当年中天精装对其的采购金额,少了460.08万元,令人费解。

疑云远未散去,中天精装或还存在“供销一体”的尴尬问题。

据招股书及2019年招股书,2015-2016年及2018年,广州市瑞康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康置业”)分别系中天精装的第一大、第四大、第一大材料供应商,中天精装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960.95万元、498.75万元、884.77万元。

据2019年招股书及2016年招股书,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广东宏鼎房地产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鼎地产”)分别系中天精装的第五大、第三大客户,中天精装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3,580.77万元、2,477.01万元。

然而,供应商瑞康置业,或与客户宏鼎地产“关系匪浅”。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瑞康置业的法人代表及执行董事系“梁桐灿”,且公开信息显示,“梁桐灿”还是瑞康置业的控股股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宏鼎地产的法人代表及执行董事系“梁桐灿”,且其为广东宏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宇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宏宇集团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及经理同样系“梁桐灿”,且公开信息显示,宏宇集团为瑞康置业的控股子公司。

这意味着,宏鼎地产实为瑞康置业的子公司,双方或系“自家人”,关系匪浅。

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多个劳务分包公司“黑历史”缠身、供应商和客户或系“自家人”等问题,对于中天精装而言,或系其上市路上的“绊脚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