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新股份销售数据真实性现疑云 主要产品停售或为昔日股东“让路”

Photo by Will H McMahan on Unsplash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将时针拨回到2005年12月,胡先念入职湖南中创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中创”),在此工作长达九年的时间里,胡先念和李军、深圳市嘉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湖南中创,共同出资设立了湖南宇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新股份”)。湖南中创对宇新股份而言,或“功不可没”。

然而此番奔赴上市的宇新股份,其销售数据的真实性或遭“拷问”,大客户人数寥寥无几,甚至或为“零人公司”,却为宇新股份创收上亿元。而更令人困惑的是,宇新股份停售的主要产品与昔日股东湖南中创主营业务重叠,宇新股份将其停售,或为昔日股东“让路”?

 

一、大客户人数寥寥“贡献”亿元收入,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主要生产成品汽油原料的宇新股份,其客户群体主要为区域油品流通企业或石油化工企业。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注意到,大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却为宇新股份创收上亿元。

据招股书,2018-2019年,宁波斯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隆化工”)分别是宇新股份主营业务的第八大、第一大客户。宇新股份对斯隆化工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06亿元、6.73亿元。

同时,斯隆化工也是宇新股份2019年的第四大供应商,宇新股份向其采购金额是6,768.17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显示,斯隆化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2人。且在编号为浙工商抽查〔2018〕4号的抽查计划中,斯隆化工在公示信息检查中存在问题。

不宁唯是,出现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的客户不止一家。

2019年上半年,福建佳兆燃料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兆燃料油”)是宇新股份主营业务的第五大客户,宇新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为4,496.47万元。而佳兆燃料油成立于2018年11月16日,与宇新股份开始合作的时间为2018年12月,即成立不到一个月,宇新股份便与其开始合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19年报显示,佳兆燃料油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此外,2018年,湖南敏盛化工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盛化工”)是宇新股份主营业务的第五大客户,宇新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为1.18亿元。且敏盛化工仅2018年出现在宇新股份主营业务前十大客户的名单中。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报显示,敏盛化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2人、0人、0人。其中,2017年报显示,敏盛化工从业人数为8人,营业总收入仅3,770万元,其在次年2018年为宇新股份“贡献”1.18亿元,且或为“零人”公司的敏盛化工却能为宇新股份创造上亿元收入,令人费解。

2017-2018年,深圳市广荣昌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荣昌石油”)是宇新股份主营业务的第四、第七大客户,宇新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亿元、1.09亿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报显示,广荣昌石油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人、3人、4人。

2017-2018年,东莞市汇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海化工”)是宇新股份主营业务的第三、第四大客户,宇新股份对其的销售额分别为1.25亿元、1.27亿元。

据公开信息,2016-2018年报显示,汇海化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5人、1人。目前,汇海化工是注销状态。

2019年,宇新股份主营业务的第六大客户为东莞市海亿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亿化工”),宇新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为7,382.2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8年报显示,海亿化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8人。

值得注意的是,海亿化工与汇海化工联系电话重合,关系或“不一般”。

据招股书,汇海化工的股权结构中,周军持股90%,徐平持股10%。海亿化工是周军持股100%的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海亿化工2017-2018年报显示,海亿化工联系电话是0769-81698338。汇海化工2017-2018年报显示,汇海化工联系电话是0769-81698338。

员工人数屈指可数、甚至或为“零人”公司的客户,却为宇新股份“贡献”上亿元业绩,“异相”尽显。而宇新股份问题还未结束。

 

二、宇新股份与昔日股东曾业务重叠,主要产品停售或为昔日股东“让路”

2017年10月,宇新股份停产了乙酸仲丁酯(以下简称“SBAC”);2018年,宇新股份已停止销售SBAC。

据招股书,SBAC是宇新股份的主要产品之一。2016-2017年,SBAC销售收入分别为4.35亿元、4.12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31%、18.56%。

对此,宇新股份称,公司2017年之后不再生产和销售乙酸仲丁酯产品,主要原因为近年来国内乙酸仲丁酯市场需求萎缩,导致国内产能过剩日益严重,市场供需逐渐失衡。

事实上,2016年,宇新股份SBAC的产能利用率及产销率均达90%以上。

2016-2017年,SBAC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2.62%、62.89%。同期,SBAC产销率分别为97.33%、106.96%。

不仅如此,SBAC技术及产品曾“荣耀”加身。

据招股书,宇新股份设立之初,主要生产SBAC和MTBE两种产品。

而需要指出的是,宇新股份全资子公司惠州宇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宇新化工”)10万吨/年SBAC工业化生产技术,获得了广东省政府授予的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以及惠州市政府授予的惠州市科学技术一等奖,并在第十届国际发明展览会上荣获“发明创业奖-项目奖”金奖。而且,宇新化工生产SBAC产品曾被评选为“广东省名牌产品”。

而宇新股份停售SBAC的背后,或为昔日股东“让路”。

据招股书,湖南中创是宇新股份的原股东。2018年3月,湖南中创将其持有宇新股份的全部股权转让给外部机构、自然人投资者及部分宇新股份员工。而湖南中创成立以来一直从事SBAC的工艺研发、生产和销售。宇新股份称,湖南中创退出宇新股份与宇新股份停产SBAC之间不存在关联性。

与此同时,宇新股份与湖南中创存在重合客户的情况。重合的客户分别是东莞市宏川化工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川化工”)和中海油惠州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惠州石化”)。

其中,宏川化工向宇新股份、湖南中创主要采购SBAC;而中海油惠州石化向宇新股份主要采购LPG返料,向湖南中创则主要采购异丙酯。

需要指出的是,在宇新股份2018年不再销售SBAC后,宏川化工与湖南中创的交易额迅速提高。2016-2018年,宏川化工与湖南中创的交易额分别为0元、2,003.28万元、7,832.81万元、6,455.69万元。

实际上,宇新股份与湖南中创颇有“渊源”,宇新股份多位高管曾供职于湖南中创。

据招股书,宇新股份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胡先念,2005年12月至2014年12月担任湖南中创董事、总经理。监事叶文,2009年7月至2013年11月在湖南中创工作。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周丽萍,2011年3月至2013年3月任湖南中创财务副部长。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湖南中创变更信息显示,2017年5月11日,胡先念才退出湖南中创高级管理人员备案(董事、监事、经理等),与招股书披露其在湖南中创任期截止时间2014年12月“相悖”。这意味着,宇新股份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除此以外,湖南中创董事长曾任职于宇新股份。

据招股书,在报告期期初,刘志忠为宇新股份董事。2018年4月20日,宇新股份2017年度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同意刘志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湖南中创的董事长为刘志忠,但是宇新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刘志忠任职湖南中创的董事长,宇新股份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除此之外,宇新股份部分股东与湖南中创部分股东重合。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袁杰、周旋、韩勇、李军、刘粮帅是湖南中创的股东之一。其中,袁杰担任湖南中创的监事,刘粮帅担任湖南中创的董事。

同时,袁杰、周旋、韩勇、李军、刘粮帅也是宇新股份的股东之一。且湖南中创的子公司湖南云科化工有限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刘郁东,也是宇新股份的股东之一。

另外,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宇新股份的实控人胡先念持有湖南中创的股份。而宇新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胡先念持有湖南中创股权相关内容,且市场监督管理显示,胡先念成为湖南中创的股东并非在招股书签署日之后,宇新股份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除此之外,胡先念在湖南长岭石化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岭石化科技”)任职董事。而长岭石化科技持有湖南中创8.73%股权。

作为环境友好有机溶剂,SBAC是宇新股份设立之初一直销售的主要产品之一,宇新股份却在2017年下半年起停产、2018年停止销售SBAC,宇新股份意欲何为?

上述现象表明,宇新股份或与湖南中创“关系匪浅”。湖南中创成立以来一直从事SBAC的工艺研发、生产和销售,而宇新股份停售SBAC,是否为湖南中创“让路”?尚未可知。

林林总总的问题摆在面前,在资本市场的“聚光灯”下,宇新股份或将迎来一场“大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