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天普股份下游遇冷业绩“跳水” 募投项目投资额或遭夸大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嘉树/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作为汽车用高分子流体管路行业供应商的宁波市天普橡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普股份”),尤建义、王国红夫妇合计持有其99.63%的股份,天普股份可谓是一家“夫妻店”,其实际控制人尤建义、王国红却均为大专学历。

而在其两位实控人的“掌舵”之下,2019年,天普股份的营收、净利双双“跳水”,加之其下游汽车行业产销持续“走低”,其未来成长能力或承压。且值得注意的是,此番上市,天普股份募投项目的投资总额、土地使用费用,比官宣多出上千万元,涉嫌“圈钱”。另一方面,其募投项目的环评单位和施工单位也被处罚问题“缠身”,或埋“隐雷”。

 

一、业绩上演“跳水”,行业出口现负增长

坐落于宁波市的天普股份,成立已近十一载,为汽车整车厂商及其一级供应商提供橡胶软管及总成产品。2019年,天普股份的业绩表现并“不给力”,营收、净利双双“跳水”。

2016-2019年,天普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7亿元、4.18亿元、4.37亿元、3.45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4.15%、4.43%、-21.15%。

同期,天普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0.87亿元、1.07亿元、1.02亿元、0.78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2.6%、-4.21%、-23.58%。

无独有偶,天普股份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呈下滑趋势。2017-2019年,天普股份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2.93%、24.46%、15.62%。

反观其身后,天普股份主要产品的销量也出现“滑坡”。

2019年,天普股份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汽车空调系统、动力转向系统及车身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等其他产品,橡胶模压制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350.27万元、2,429.13万元、1,147.26万元、1,070.64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分别为85.92%、7.36%、3.48%、3.24%。

2017-2019年,天普股份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的销量分别为3,123.05万件、2,977.82万件、2,558万件,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65%、-14.1%。

同期,天普股份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的产销率分别为97.43%、99.12%、97.37%。

需要注意的是,天普股份此番业绩陷入“颓靡”境地,或受行业“遇冷”影响,在此情况之下,近年来,天普股份及其可比上市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均呈下滑趋势。

2017-2019年,天普股份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44.03%、44.21%、41.54%。

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天津鹏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25.98%、21.62%、23.55%,四川川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34.28%、32.45%、28.37%,山东美晨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汽车配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8.07%、32.25%、29.86%,常州朗博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46.58%、42.29%、41.91%,浙江仙通橡塑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43.46%、38.72%、35.56%。

根据上述五家可比上市公司的数据可知,2017-2019年,天普股份可比公司主营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37.67%、33.47%、31.85%。

与此同时,天普股份所处的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行业的市场规模增速也呈下滑趋势。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引援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5-2018年,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市场规模分别为3.21万亿元、3.46万亿元、3.74万亿元、4万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7.6%、8.2%、7.1%。

据吉林省商务厅数据,2019年,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市场规模或达4.3万亿元,即相较2018年预计同比增长7.37%。

而另一方面,天普股份国际市场的营业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近40%。但是2019年,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陷入负增长的“窘境”。

据招股书,2019年,天普股份国内市场实现营业收入2.0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61.49%;国际市场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38.51%。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引援自海关总署的数据,2017-2019年,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金额分别为121.66亿美元、137.41亿美元、128.88亿美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2.95%、-6.21%。

也就是说,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金额大幅减少,未来或将对天普股份的外销收入产生影响。而近年来天普股份的下游汽车产销量持续“走低”,市场需求收窄的情形之下,整个汽车行业又将何去何从?

 

二、下游汽车行业产销量持续走低,成长能力或承压

据招股书,天普股份的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行业,主要客户为汽车整车厂商和一级配套零部件厂商。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2019年,国内汽车产量分别为2,450.35万辆、2,811.91万辆、2,901.81万辆、2,782.7万辆、2,552.8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4.76%、3.2%、-4.1%、-8.26%。

据工信部数据,2020年1-4月,国内汽车产量为559.6万辆,同比增长-33.4%。

2015-2019年,国内汽车销量分别为2,476.2万辆、2,786.9万辆、2,956.7万辆、2,816.3万辆、2,551.5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2.55%、6.09%、-4.75%、-9.4%。

据工信部数据,2020年1-4月,国内汽车销量为576.1万辆,同比增长-31.1%。

伴随着国内汽车产销量的双双下滑,2019年,国内汽车制造业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也均呈现负增长的态势。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2019年,国内汽车制造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7万亿元、8.34万亿元、8.08万亿元,同期分别同比增长10.9%、3.4%、-1.8%。2020年1-4月,国内汽车制造业实现营业收入1.95亿元,同比增长-20.7%。

2017-2019年,国内汽车制造业的利润总额分别为6,832.9亿元、6,091.3亿元、5,086.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8%、-4.7%、-15.9%。2020年1-4月,国内汽车制造业实现利润总额680.8亿元,同比增长-52.1%。

下游汽车行业产销量持续“走低”,甚至陷入负增长“颓势”未止,天普股份未来成长能力或承压。而天普股份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其募投项目也疑点重重。

 

三、募投项目投资总额及土地使用费或“言过其实”,涉嫌“圈钱”

不仅下游需求收窄,天普科技此次上市的募投项目的信息披露与“官宣”信披不一的情况,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天普股份拟募集资金7.24亿元,分别用于“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汽车轻量化管件创新能力建设项目及总成生产线建设项目”。

其中,天普股份“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投资总额为4.69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4.69亿元。

该项目的实施主体为天普股份的子公司宁波市天普流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普流体”),于2019年6月2日取得了宁海县环境保护局出具的《关于<宁波市天普流体科技有限公司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批意见》[甬环宁建(2019)46号]。

据甬环宁建〔2019〕46号文件,天普流体“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总投资为4.27亿元。也就是说,天普股份招股书中披露“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投资总额,比环评批复所披数据多出4,122万元,令人费解。

上述募投项目不仅投资总额疑被夸大,其土地使用费也是疑窦丛生。

招股书显示,天普股份“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土地使用费为4,121.89万元,占项目投资总额的比值为8.8%。该项目的实施地点位于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宁东18-P地块,且天普科技已经以出让方式取得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面积为92,714平方米。

据浙江省土地使用权网上交易系统数据,2019年1月31日,天普流体竞得了地块编号为宁东18-P地块,土地位置为宁波南部滨海新区,土地用途为其他工业用地,出让面积为92,714平方米,成交价为3,685万元。

也就是说,在项目地址与面积相同的情况下,天普股份“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用地,或系其子公司天普流体2019年1月31日竞得的土地。而招股书中披露的土地使用费,比天普流体竞得该地块的成交价多出了436.89万元,其中天普股份是否存在夸大土地使用费的嫌疑?不得而知。

除了涉嫌募投项目夸大投资额外,天普股份的环评单位和募投项目的施工单位也问题频出,或埋“隐雷”。

 

四、募投项目环评单位曾因“挂靠”整改,施工单位问题频出或埋“隐雷”

据甬环宁建〔2019〕46号文件,天普股份“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编制单位为浙江环龙环境保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环龙”)。

据生态环境部数据,2014年9月16日,浙江环龙的9名环评工程师中有4名为“挂靠”环评工程师,且浙江环龙因环评工程师数量达不到评价范围资质条件,以及在抽查中隐瞒有关情况和环评专职技术人员情况发生变化未及时备案,缩减轻工纺织化纤类别环境影响报告书评价范围,而被责令限期整改三个月。

不仅如此,天普股份募投项目的施工单位也安全生产问题频出,或埋“隐雷”。

据招股书,天普股份拟使用2.56亿元用于“汽车轻量化管件创新能力建设项目及总成生产线建设项目”,且该项目的实施主体为天普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天普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普投资”)。

2019年6月12日,天普投资与上海嘉甬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甬建筑”)签署了《天普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汽车轻量化管件创新能力建设及总成生产线建设项目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嘉甬建筑承包该项目的工程施工。

据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数据,2016年5月26日,嘉甬建筑因未经批准或未按照批准的要求从事夜间建筑施工作业,被上海市嘉定区马陆镇政府处以罚款1.5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第2120160046号文件,2016年8月2日,嘉甬建筑因违反建设工程管理规定等问题,被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处以罚款3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数据,2017年1月12日,嘉甬建筑因擅自堆放建筑垃圾、工程渣土和建筑材料,而被上海市嘉定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以罚款3千元的行政处罚。

2017年3月31日,嘉甬建筑因未按规定设置封闭围栏(施工工地),而被上海市嘉定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以罚款4千元的行政处罚。

下游需求收窄未来成长能力存疑,募投项目也存诸多“隐患”。天普股份此番上市后又将如何给予投资者信心?《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猜你喜欢